一条咸鱼不更文

OOC,杂食
这是一个林秦一生堆的小号

【林秦】亭亭如盖(上)

林秦 /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paro / OOC

答应我,不要被这个文艺的名字骗了,好吗?

简介:林队,自己的醋好吃吗?

肉汤预警


  林涛第一次遇见秦明是在警局。


  第一天在市局实习十分的清闲,因为没有案子,警局里的前辈让几个人帮忙整理材料。炎炎夏日,幸亏警局怕纸质资料发霉长虫,所以档案室的通风不错。林涛在排风扇的轰鸣中一页一页地检查笔录,兢兢业业,生怕搞错了什么资料,冷不防一个侧头,突然发现旁边站了一个人,把林涛吓得一哆嗦,差点没坐在地上。


  面前的人有点嫌弃地上上下下打量着林涛被吓得脸色有点不太好的人。林涛丢了面子,尴尬得不行,又突然看到对方肩上也没有肩章——和自己一样,最多是个实习生。


  林涛顿时火气就上来了,看对方正一点也不避讳地直挺挺站在那里打量着自己,还没来得及怼人,就听对方突然开口了:“你是刑侦科新来的实习生吧,我叫秦明。”


  那点火一瞬间变成乖顺的小火苗,抖着跳着。这声音可真好听。林涛立马变得像只被驯服的警犬,老老实实:“我,我叫林涛。”


  秦明的目光猛地闪了一下,抿着嘴嘴角扬起了一个微微却又确实存在的弧度:“你好啊,林涛。”




  秦明第一次遇见林涛是在去医院的路上。


  他背着小布包拎着去探望母亲的东西往医院赶,路边的行人都匆匆走着,突然一个陌生的男人拉起去秦明就往一边拖去,嘴里还骂骂咧咧:“和谁学的,都学会离家出走了?跟我回家!”


  秦明下意识地拼命往回挣扎,却被陌生的男子拉的更死。12岁的孩子哪里可能是一个成年男子的对手,他生拉硬拽地把秦明往一边拖,攥得秦明的腕子钻心的疼,嘴里还在大声呵斥着:“你这知道你妈有多着急吗?”


  终于,一声近乎尖叫的哭喊从小小的孩子喉咙里爆发出来:“我不认识你!”


  “干嘛呢!”


  一个穿着有些奇怪胡子拉碴的男人突然横插一脚,硬从对方手里抢过了秦明,把孩子护在身后,凌厉的眼神中透出凶狠,像是护崽的狼。


  那人被看得心里发毛,虚张声势地回应:“我是孩子他爹,我教育孩子你管得着吗?狗拿耗子。”


  胡子拉碴的男人冷笑,但是一回身满脸的凌厉的气势就变成了温柔,他拉着秦明的手问他:“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


  秦明的肩膀还在因为惊吓而微微发抖,但是他还是倔强地带着戒备地看了看眼前的人,又看了看那个刚刚要拉自己走的男人,小声说:“我叫秦明。”


  胡子拉碴的男人显然是愣住了,眼睛中的震惊几乎要凝固在空气中,他用力眨了眨眼,还是眨不出眼中的惊讶。他摇了摇头,声音尽管极力克制还是因为激动有些扭曲:“那你认识这个人吗?”


  秦明缩缩脖子,小幅度的摇了摇头。


  胡子拉碴的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缓缓扶着腰起身,硬生生带出一股千军万马的气势。他面色冰冷地看向那人,从齿间挤出一个字:“滚。”


  对方像是被吓到了,往后退了一步,随后又像是有些不甘心似的,刚想上前一步再说些什么,却被眼前人要杀人一般的目光吓得落荒而逃了。


  秦明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人赶走了对方后急急地蹲在自己的身前,伸出手就要触碰他的脸颊,赶紧扁着嘴往后退了一步,像只炸着毛的小猫一般死死盯着对方,做出防卫的姿态。


  对方一愣,突然自嘲地一笑,然后那只手转为揉了一下他的脑袋。秦明没躲开,一缩肩膀,就听对方自我介绍到:“我叫林涛。”


  顿了顿他问秦明:“你要去哪,我送你去?”


  看着秦明依旧戒备地眼神,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天色这么暗了,你一个人小孩子在路上不安全。”


  他看着秦明一点点把浑身炸起来的毛发梳理好,疏离中带着戒备的目光染上了疑惑。随后秦明抿紧了嘴,微微点了点头,小声说:“我去医院。”  




  后来秦母还是离开了。


  刚开始长开的少年呆呆地站在走廊上,似乎明白自己以后只剩一个人了,似乎又没明白。突然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把人拥入怀里。


  “你还有我。”林涛说,“你还有我。”


  秦明呆呆转身,看着这人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的一道伤疤,看上去很陈旧,但是他不记得自己见过这道伤疤。秦明呆呆地,轻轻碰了一下那里,让林涛的目光猛然闪了闪,然后避开秦明的视线。


  稚嫩的少年低低地喊他,声音里带满了悲伤和疲惫:“哥哥。”


  林涛抱紧他:“我在。”


  他一瞬间也顾不得别的,直接把孩子抱起来,一路就这紧紧地抱着他回家。秦明像是摔了跤摔疼了的孩子——其实他也只是个孩子——没有大人在一边就自己忍着痛拍拍灰跑开,如果有大人在旁边,就像是所有委屈都再也忍不住了而一般。林涛听着少年趴在自己的肩头压抑的裤子,涌动在心头的悲伤让他也乱了脚步,他能感觉到温热的泪水浸湿了自己的肩膀。


  把人抱回家的时候,秦明已经睡着了。林涛小心翼翼地用铁丝把门撬开,然后把熟睡中的秦明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


  秦明的眼角还噙着一滴没有干涸的泪水,林涛心中一动,忍不住俯下身,把那滴咸湿的泪水吻去。那吻温柔而赤诚,像是要把一颗心都捧出来放在秦明面前,不带一点情欲。


  “秦明。”他低低地叫这人的名字。




  “秦明!”


  秦明听到熟悉的呼唤声,皱着眉头回过头去看。只见林涛眉飞色舞地跑过来,步伐欢快地几乎算得上撒欢。秦明定定地站在原地,任由林涛往他手里塞上了一个苹果。


  “我请你吃饭吧。”他认真地和秦明说着,旋即眼睛一弯,从里边溢出来些笑意,他冠冕堂皇地找理由,“你是我们市局唯一的法医实习生,我可得好好贿赂你。”


  秦明被这理由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于是林涛高高兴兴地揽过他的肩膀:“就这么定了。”


  秦明一脸漠然地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推下去,直径迈腿走开。


  “喂,喂。你这是答应了没有呀。”林涛往前追。


  远远的,前边传来一声:“去哪吃?”


  “我新发现的警局旁边有一家超级好吃的饭馆!”林涛高兴地大声喊,被路过的痕检科大妈瞪了一眼,一缩脖子赶紧道歉。




  秦明14岁。


  突如其来的暴雨让他寸步难行。他在一片黑暗和冰冷中瑟瑟发抖,强迫自己抬脚往前走。


  昏暗的路灯只能看见隐约一个圆圆的橘黄色,照亮灯泡附近的雨丝,他根本看不清路面,一脚踏进了水坑,眼看着就要摔倒。


  他突然触碰到什么温暖的东西,吓得他一站稳就要往回踉跄着逃离,却被拽进一个怀抱。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对他说:“别怕,别怕,是我。”


  像是绝望到了极点的人突然看见了光芒,他死死抓住了林涛,在淹没一切的雨声中绝望地大喊:“救我——”


  他感觉到拥着他的林涛浑身一颤。


  于是林涛把秦明横抱起来的时候他都没有反抗。十四岁的少年缩成小小的一团由着男人为他遮着雨在无尽的黑暗里穿行。


  他哆嗦着,把头靠在那个温暖的胸膛上,听着心跳,一下下的。


  扑通,扑通。


  有力的心跳仿佛驱散了大雨的声音。




  秦明被林涛拽到那个他口中“新发现的警局旁边一家超级好吃的饭馆”时,明显地愣住了。


  林涛被秦明这反应吓了一跳,赶紧问他:“怎么了,你不喜欢这家餐厅?”


  秦明抿紧了嘴,一双淡然的眼睛望向林涛,随后摇摇头,淡淡说道:“没事,我只是以前经常路过这里,一次也没有来过。”


  “哦。”林涛心里长出一口气,请客吃饭结果不和人家胃口自己未免也太智障了,出力不说还不讨好。他生怕对方反悔,于是赶紧拉着秦明往里走:“走,走,我快饿死了。”


  话音还未落,突然远处不知道从什么方向传来了一声闷雷。林涛只觉得自己握着的那只腕子猛然一颤,随后突然死死攥住了他。


  林涛被吓了一跳,回身去看脸色有些不对的秦明,突然明白了什么,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凑过去,晃晃那人:“秦明?秦明?喂,你不会怕雨吧?”


  林涛想嘲笑对方,突然又发现有些不对——这人居然在抖。


  林涛一下子就写慌了神,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句话说错了。他拽着对方不知道该怎么做,结结巴巴地叫了一声人家的名字,就感觉到了秦明不由自主朝自己凑过来时传来的那点热量,结巴地更厉害了:“快,快点进去,等什么,等什么呢,别别淋到。”


  他的耳朵尖大约是冻得,有点红。




  警局不少刑侦科的实习生,但是学法医的确确实实只有秦明一个。通过了几个月前的那场笔试后,秦明早早就的正式成了龙番市市局的一名法医,倒是林涛苦苦熬了很久,一直到今天才有人通知他晚上会出最后的结果。此刻的秦明正坐在自己宿舍的桌子前整理着这一天的笔记,脑子里突然闪过了林涛。


  突如其来的浓重酒气让他不禁皱了皱眉,随后那眉毛又舒展开来。他意识到来的人是谁,起身转头。


  林涛站在原地似乎没从穿越中反应过来,他看起来要比秦明之前遇到的所有“林涛”都要年轻上不少。这人通红这张脸,冲天的酒气让秦明忍不住抽抽动了一下嘴角,他忍不住问:“你喝了究竟有多少……”


  猝不及防地被人猛地拎住领子拎到桌子上,笔纸噼里啪啦地全部落在地上。一个吻把他剩下的话全都堵在了喉咙里。


  一锅半强迫的肉汤,不适者勿入

  加一个袖底链接防止翻车


  门外。


  拿着一纸转正通知书的林涛呆呆的站在秦明寝室的门外,浑身如坠冰窟般的僵硬。他想离开,却发现根本抬不起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扇门,听着从门缝里传来压抑的,带着哭腔的破碎呻吟。


TBC

评论 ( 37 )
热度 ( 192 )

© 一条咸鱼不更文 | Powered by LOFTER